【全职韩叶】宿命

※对不起我还是爬墙了_(:з」∠)_可恶韩叶好萌啊混蛋

※基本上都是H请慎入

凌晨三点还算是夜里,天际没有一丝光,依旧一片暗沉沉。

安安静静的街上突兀响起汽车驶过的声音,呼啸着狂奔而来钻进耳道。

叶修被这一阵噪声惊醒。他愣愣地睁开眼看着窗外。

三楼以上的灯基本上都关了,从窗户望出去没几家亮着的。再往下些霓虹灯闪烁不停的是24小时营业的商店和KTV之类的地方,从现在位于三楼躺着的视角看不见紧挨街道的一楼。

他伸了头去望,挪了身体感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

一条胳膊搂着他赤裸的肩膀,男人的睡脸安静而沉稳。

叶修恍然大悟似的回想起来,几个小时前他们是怎样折腾得死去活来,然后在终于停歇了响彻了半个夜晚的床铺嘎吱声的寂静中沉沉睡去。

他在身旁男人两条手臂禁锢出的窄小空间里挪了挪,微微坐起来些,然后伸长了手去摸扔在床边椅子上的外套,摸着黑找出烟盒和打火机。

熟练地顶出一支叼上,打火机在安静的夜里发出金属清脆的声响,浓稠的黑暗里燃起一小簇跳动着的蓝色火焰。

叶修低了头凑过去,看着烟上也燃起明明暗暗的一点,深深地吸了一口,又缓缓吐出。

男人微微动了动,在他的注视下睁开眼。

“睡不着?”他问。

叶修低低地应了一声。

韩文清没再说什么,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叶修仰起头,慢慢地吐出一口烟。脖颈拉出一个单薄的弧度,喉结在半个椭圆里看起来很突兀。

夜里点一支烟,这样寂静的气氛很容易让人变得矫情。他抽着抽着思绪就开始纷飞起来。

眼前黑暗里突然跳出荣耀两个大字,十多年来看了不知多少次,但是还是觉得没看够。

还有那座象征荣耀圈顶端的金色奖杯,一座一座排了整整四个在眼前。

一叶之秋挥着战矛却邪傲然而立,潇洒不羁的模样伴了他很多年,但是现在已经不属于他了,尽管一提那个ID更多人想起的仍然是他。

他想了很多很多,比如由他亲手推上王座开创王朝又亲手毁灭的嘉世,还有和嘉世一样从网吧开始的名字很俗但是出乎人们意料强大的兴欣。

银武却邪和千机伞,还有君莫笑以及沐雨橙风的帐号卡。几样东西在脑海里来回地徘徊,一个已经模糊不清的人影带着笑意说着些什么。他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那个人的模样,细细聆听那个人的声音,但是那个人影依旧模糊,那个声音依旧遥远。

记忆里的人已经被奔流而去的时光长河磨得只剩下隐约的轮廓。

有什么液体状的东西顺着眼角流下,沿着脸颊的弧度流进嘴里。又咸又涩。

他这才惊觉时间一眨眼之间就过去了十多年。很多人加入了这个他们深爱着的荣耀圈也有很多人退出这个圈子。新人来了一批又一批,退役的选手也去了一批又一批。有很多熟悉的角色熟悉的战队但早已不是熟悉的名字和熟悉的脸。

到最后,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这与他一起继续拼搏的,就只有身边这个男人一个。

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模样。就算开始在比赛中轮换,放慢了节奏,也只是为了向前。

向前。向前。继续向前。

无论是他在的时候还是他暂时退出的时候,韩文清都依旧毫不退缩,依旧以霸图队长的身份继续为冠军而努力着。

十年。只有这个男人,从始至终都是同样的角色同样的战队同样的身份,带着同样的信念。

他这样想着,就感觉不再悲伤了。

叶修深深地吐出一口烟,在夜里轻轻地笑了。

“老韩。”他叫他的名字。

身旁的人转过脸,语气平淡:“什么?”

“明年,还要参加吗?”

韩文清没吭声。他又转过去面对着墙壁,过了很久才说:“当然。”

叶修看着他光裸的脊背,笑起来:“啊,没错。当然。”

叶修凑过去,俯下头吻他。那支抽得只剩烟头的烟被他摁熄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

仅仅是两对唇瓣相贴,不带丝毫情欲地蹭了蹭。

一个轻飘飘的、羽毛一样的吻。

唇瓣分开之后,四目相对,韩文清用冷冷的眼神看着他。

“什么表情啊这是。我钱包在旁边椅子里的外套那儿呢。”叶修调笑道。

韩文清一个翻身把他摁在床上,用居高临下的视角俯视他:“不劫财,劫色。”

叶修还没来得及当作没听见转身装睡,对方就挤进他两腿之间,掰开他两条腿向上摸去。

刚才做完了就睡连条裤头都没有,叶修一边慌慌张张地想合上腿叫着哎哎哎疼着呢别动明天还有事一边伸手到椅子上想去摸件衣服套上。

可惜对方丝毫不给他机会,一节指尖伴随着不细听就听不见的噗哧一声没入了还红肿着的穴口。

异物侵入的感觉异常鲜明,叶修浑身一颤,就感觉到那节手指更往里钻了钻,高热而紧窒的肠壁把手指咬得死死的,叶修简直能凭借着体内的感觉描绘出对方的指节是怎样曲起着在自己的甬道里恶意地逗弄。

肠道略微有点干涩,但是之前堵塞在穴口的白浊液体被手指牵引着往更深的地方而去,甬道内很快变得又湿又滑。

叶修不经意间开始无法控制地紊乱了呼吸。毫无预兆地,冰凉的指尖掐上了他还裹在被子里的胸前一点,让他因为突如其来的刺痛感而发出了一声低哼。

“再哼一声我听听。”韩文清舔着他的锁骨含糊地说。

叶修大怒道:“呸!你还蹬鼻子上——唔!”

另外一边也享受到了同样的待遇,不轻不重的一掐让他浑身一软,忍不住配合着对方再次发出了一声哼。

韩文清咬住他的锁骨,嗤笑道:“我不上脸,我上你。”

“滚滚滚!哥明天真还有事别闹了——”说到一半的话突兀地停下,叶修抑制不住地发出一声喘息。

“没事,反正你也睡不着。吵醒我还来勾引我,点了火就想跑了吗?”

听到这样的回答,叶修欲哭无泪。合着他是自己送上门投怀送抱去了?

韩文清手上的动作一直没停,窄小的穴口已经能够完全吞进两根手指。他抽出手指,又两根一起狠狠戳刺到底,发出小小的水声。

叶修伴随着他的动作低低地喘了几下,无意识地就着这个张开双腿的姿势配合着微微抬高了腰。

两根手指一起抽插着的时候嘴也没停,韩文清偶尔吸吮的舔吻一路向下直到充血挺立的胸前一点,舌尖打着圈绕着乳头转。

叶修不爽得很:“我又不是女人,你再怎么吸也省不了奶粉钱。”

韩文清一边咬着那个红肿起来的可怜兮兮的小肉粒一边抬头看他:“省什么奶粉钱,你要是能生一个我可以让那孩子吃一辈子进口奶粉。”

“滚!你怎么不生!”毫无杀伤力的回话,还有一个眼圈泛红比起怒瞪更像邀请的眼神。

已经加到了三根手指,来来回回地戳刺着身体内部。韩文清一手抽插着给他扩张,另一只手摸到叶修胯间,握住了硬起来的茎体。叶修吸了口气,喘了一声。

韩文清瞥他一眼,换了另外一点继续舔咬。额前的碎发蹭着旁边那粒被无情抛弃仍挺立于冰凉的空气中的小肉粒,红肿而敏感的乳头将酥痒如同电流的感觉传达到神经中枢,换来叶修微微的颤抖。

叶修终于受不了自家小兄弟受到这么久的冷遇,不由自主地动了动腰,让热硬的茎体在韩文清手里磨蹭了一下。这刚好配合着体内抽插的手指,让几根手指进得更深了些,就这样毫无阻碍地一下戳上了肠壁上一个突起的小点。

叶修忍不住颤抖起来,韩文清还恶意地摁住那个点不再挪动手指,看着他在前列腺的刺激下浑身颤抖地仰起头压抑着声音发出低低的喘息声。

“放、放开……”叶修透过蒙上一层雾气的眼睛瞪着身上的人。

韩文清果真听话地乖乖放手了——那只握住小叶修的手。

叶修在前列腺的刺激下蜷缩起脚趾,简直快被他气哭了:“我、我说你插进……我身体里、的那只……”

韩文清还问他:“哪只?”

叶修已经被汹涌而来的快感弄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半睁着氤氲着雾气的眼睛紊乱地喘息。他无法自抑地挺着腰扭动着,借此以缓解难耐的感觉。

第四根手指撑开穴口,让他有种快要被撕裂了的疼痛感。按压在前列腺上的手指终于松开,但是由身体传达到大脑的却是莫名的空虚感。

四根手指只在浅浅的穴口时而并拢时而分开地捣弄着,韩文清吻着他赤裸的肩头,皱着眉低喃了一句:“瘦了。”

想也知道这个男人为了带领着兴欣一路闯到那个至高无上的领奖台耗费了多少工夫。刚刚建队的兴欣根本没有什么好条件也没有多少人手,他究竟担下了多少?

韩文清觉得心里有点难受。他爱的人也是个男人,与他在荣耀最高的舞台上厮杀了十年,但是永远不会服输,倔得像头驴。

但是这才是叶修不是吗?当年那还没磨去锐利棱角不够世故圆滑满脸倔强的小少年,即便是长大也只是把坚持与信念藏在漫不经心的态度之后,心里却从未改变。

韩文清吻上那两瓣微张的发出诱人喘息的唇,唇舌交缠之间觉得他们能够在一起真的是太好了。

真的,太好了。

但是叶修没给他那么多矫情的时间,他只在心里觉得今天的老韩温柔得令人恶心。你说那张钱包杀手脸摆出一脸娃儿乖好好睡觉妈妈给糖的表情难道不是恐怖度爆表吗?叶修觉得他正硬着都快要被吃错药的老韩吓萎了。但是这种时候直说实在是太破坏气氛了,他只能憋住心里的吐槽默默转过脸当作没看见。

韩文清当然不知道他脑子里竟然是这种念头,矫情归矫情,眼下俩人都还硬着呢,根本不可能就这么不了了之。

韩文清吻着叶修腹下的人鱼线,沿着微微突起的肌肉线条一路向下,然后含住他身下硬热的分身。

叶修只觉得突然被温热的口腔包住,这种感觉让他忍不住发出低低的轻喘。

然而那人只是随意地吞吐了几下那个急需纾解的部位,舌尖上上下下舔吮了一会,便轻易地离开了。

得不到抚慰的小叶修直直地翘在半空,韩文清仿佛没看见叶修投来的写满不满的视线,舌尖在敏感的会阴轻轻勾划了几下,引来对方阵阵的颤抖。然后舌尖继续向后游走,直至抵达那个由于刺激还在不停收缩着的穴口。

湿滑的舌头是与手指完全不同的触感,一层层的褶皱被舔吮着撑开,叶修张开嘴把头向后扬,无意识地更用力地张开腿,难耐地在被单上磨蹭着膝弯。

舌头舔着湿润紧热的肠道,味蕾尝到自己精液的味道。韩文清毫不在意地继续深入了些,感觉到叶修更加张大了腿使得甬道入口能够进入得更轻松,便奖励似的轻轻咬了咬放松开来的括约肌。

“哈啊……”叶修终于是不能自已地发出一声低吟,括约肌瞬间紧缩的时候湿热柔软的异物显得更加明显。韩文清不得不用两根手指撑开紧紧吸住自己舌头的穴口,觉得自己胯下又涨大了几分。

他抬头看看床上浑身赤裸双腿大开的人,对方脸上浮着一层浅浅的红晕,张着红肿的唇急促而紊乱地呼吸,眼里一层薄薄的朦胧雾气,脸上带着渴求的表情像是无声的邀请。

叶修弓起身体凑近他,用舌尖去舔他的耳垂,啃咬着耳骨。他往韩文清耳朵里吹了一口气,用喑哑低沉的声音暧昧出声:“你不是要上我吗?”

下一秒热烫坚硬的昂扬直直捅进他的身体,

to be continued.

【不卡H就死给你看【节操不知何去处【已弃疗

评论 ( 8 )
热度 ( 37 )

© 莉莉的女朋友 | Powered by LOFTER